问:现在秦腔演出应接不暇,这是不是意味着秦腔已经再次繁荣?

图片 1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对文化需求不断提高,表面上秦腔似乎已经度过了那个岌岌可危的传统文化沉没的年代,迎来了秦腔发展的又一个春天。然而事实上,秦腔的危机依然严重,而且深层次潜伏的危机甚至于比上个世纪末还要严重。

经过上世纪中后期的沉沦,传统剧目在改革开放以来开始解禁,演出团体开始复活,秦腔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爆发时期,该时期一批过去优秀的秦腔艺人还大量的活跃在舞台上,成为了秦腔的星星之火。但是很显然的是,这些老艺人由于身体和年龄的原因,不足以撑起整个秦腔,于是乎各地开始大办秦腔艺术学校,为秦腔培养急需的人才,以便充实各个演出团体。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秦腔推行的城镇化和各种流行文化的兴起,以及大量的老艺人的离世,秦腔势单力薄,很快的在上世纪末进入了最为惨淡的时期,各种演出团体名存实亡,大量的当时培养的中坚力量开始改行谋求生路,秦腔演出团体的收入更是少的可怜,大多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后来,到本世纪初期开始,随着国家文化体制改革的推动,加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和对流行文化充斥后对传统的思念的加剧,秦腔又开始逐步找到得到了复苏。各个演出团体开始盘活,大量改行的演员开始从新入行,尤其是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文化生活依然单调,加上人们对精神寄托的向往,庙会文化的深度繁荣,为秦腔生存继续提供着赖以生存的基础。

由此可见,不管秦腔怎么发展,秦腔始终是反应广大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和朴实价值观的一种大众民间艺术,不管时代怎么发展,秦腔如何改革,都无法离开人民群众这个深厚的土壤。

然而现在秦腔可悲的是,一大批的人近年来开始附庸高雅,硬生生的把秦腔要推成高雅艺术,刻意的脱离人们群众,无论是在创作导向上,还是在演出市场选择上,主流的秦腔团体正在和秦腔千百年来所依附的生存基础脱离,自己不服务于人们群众,反而归结于文化发展的多样性的竞争,这种对人民群众需求的漠视,真是当下秦腔表面繁荣下最可怕的危机。
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的秦腔界,艺术家如雨后春笋般的开始抬头,当然这一方面也反应出了名片制度管理不严格的弊端。而主要是原因在于,这一批所谓的秦腔名家和艺术家,大多都是在秦腔开始复苏的上世纪末成长起来的,由于当时的现实需要和后来秦腔没落的原因,这批秦腔名家虽然大都是科班出身,但是总体上表现出的是这一代演员基本功非常的欠缺,把演秦腔纯粹的弄成了唱秦腔,因此上我们可以看到秦腔所谓的艺术家不一定会演戏,客气的说他们只是会唱戏而已。
过去的秦腔老艺人,那个不是身怀绝技,平地抠饼,对面拿贼,屏的是真本事硬功夫,骗人是绝对不行的,他们虽然社会地位地下,但是从来把秦腔当作养家糊口的的手段和手艺,丝毫不敢怠慢,那些老艺人可以说把秦腔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而现在这些个秦腔名家,借助于各种发达的现代传播手段,没有多大的本事,却能通过各种渠道,迅速的成名立万,然而技艺确实稀松平常,只是顶着各种头衔,招摇撞骗,秦腔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敛钱和发家致富的工具而已,他们从来不会在乎秦腔的死活,眼里只认得钱,人民群众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他们随意糊弄的傻子而已。

正是有这样一批人和这一批人的肮脏的思想的存在,他们不思进取,附庸高雅,脱离群众,使得秦腔传统剧目和技艺失传严重,随着老艺人的相继离世,秦腔赖以生存的一些传统技艺大量的失传,人们乐见的大量剧目也开始大量的失传。

而于此相对的是,秦腔这些年乐于花大资金排演一些脱离群众的所谓的新剧目,为的就是得奖,套取国家的资金,获得相关的认可,然后靠着这些所谓的成绩招摇撞骗,混吃等死,完全没有一点的社会担当和责任。
原则上,这些秦腔主流团体,靠着政府财政支持的优越条件,理应担负起秦腔发展繁荣的重任,扎根到人民群众当中,踏踏实实的为人民服务,然而事实上他们社会责任我的缺失,价值观导向的畸形,导致他们不愿意和秦腔赖以生存的的基础相接壤,想法设法的和这些东西划清界限。本应该由他们承担的社会责任却只能由民营剧团传承。

如今的秦腔,演出表面上应接不暇,但是事实上是演出剧目贫乏,大量的民营剧团由于资金的限制,演员流动性强,水平层次不齐,无法满足人民群众对高水平秦腔观看的需求,事实上秦腔目前的繁荣只是虚假繁荣,如果不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那么秦腔的复兴繁荣只是一句口号,是空话套话,对秦腔有百害而无一利。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