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1

中共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本港止暴制乱手法,异常强硬,这与刚发表的四中全会治港方针有密切关是。日前刚结束的中共四中全会发表的治港方针,再加上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就治港方针的进一步说明,即所谓十权的说法,已清楚说明,中共中央已经具体提出全面管治本港的方案了,因此对港止暴制乱的方针很强硬。总括来说是主要从加强法制的规管,包括对《基本法》的解释权,和要求法院、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的相互合作;加强对特区的高度自治监管权;制度化对特首和官员的直接指令和任免;加强执法的手法,去止暴制乱;和打击外国势力的干预。整体来说,所谓落实对港的全面管治,就是从多途径加强一国的规范和管治,轻视两制的高度自治。从中共中央角度看,本港社会的不稳定,不是中央近年对港的干预太多,将本港推向一国一制的路径而引起港人不满,而是本港自回归20多年,中央对港过分宽松所致,例如基本法23条的立法,至今仍是悬空,未能落实;所以,本港社会的不稳主因,是中共中央对港规管不足,加上外国干预,有所谓颜色革命所致。笔者想在此指出,对中共中央对本港落实全面管治的方针,是不敢苟同的。

「全面管治」违一国两制初衷

为什么笔者不赞同上述对本港全面管治的方针呢?有以下原因:违背了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当年提出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50年不变的初衷。基本法于1990年颁布,而基本法是由《中英联合声明》衍生而来,对本港移民的冲击比想像低,主因是中方在中英谈判时明白和体会,本港与内地的体制有别。邓小平当年提出的一国两制构思,基本上反映了中方对中港两地制度有异的了解和尊重。故此在中英谈判时,中方是同意《逃犯条例》在1997年后是不适用于本港以外的中国地方。另一例子,当年中方是同意九七后,本港的终审庭是设于本港而非北京。当年中共中央对中港两地体制之不同,是了解和尊重的,因此造就了本港回归初期的安定。但近年本港形势急变,主因是中国大国崛起,并向外推广中国模式的体制,亦对本港本地事务不断干预,漠视「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承诺,实令港人愈来愈对前途担心,移民之声因而四起。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漠视港体制特别之处 漠视年轻人诉求

刚宣布的全面管治本港的方针,根本是漠视本港体制特别之处,而这正是国际社会对本港重视的地方,例如赋予本港特殊的关税地位。再者,就算内地对外的投资,或外地对内地的投资,很多也是经本港进行的。本港体制经过多代人的努力,建立许多特殊的地方,造就了本港在国际社会的认可和竞争力。国际的政治和经济都很现实,无基本实力本港是难以出人头地的。本港的竞争力,就是建立在多方面的社会制度和文化特质,例如独立和专业的法治制度、知识普及、勤奋劳动力、开放及多元化的文化、持续的政治中立的官僚科层制度、资讯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等等。日前,港澳协调小组组长韩正提出,为了止暴制乱,要求法庭、立法和行政机关配合。大律师公会随即发表声明提出异议。内地虽算话依法治国,但奉行的仍是人治,非港人尊重的法治。三权分立在内地至今仍受质疑,中国模式被视为较自由民主制度更优越。故法院被要求与政府施政配合。但这样做法,本港法治制度就面临崩溃,法治精神便会蕩然无存。本港回归以来,中共中央声明多次指出,支持本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今次反而是加强监视本港高度自治的权力,进一步制度化特首和官员的指令和任免,对法官任免进行备案。老实说,在多途径加强对本港的全面管治,表面上是维护国家安全和打击外国势力,但实质上是无视本港社会的特质和优势。中共中央可能相信,治乱世用重典,对港政策宁左勿右,但却对本港形势、社会不稳的现象,作了错误的判断。很多领导人上台时,多数会说保持谦卑。但这些初衷,很多人上任后就忘记了。

中共中央提出的全面管治本港的方针,根本漠视了本港年轻人的诉求。本港社会是经济发展的地方,而政治学者朗奴.英高赫根据他在40多个国家经济体系进行的研究指出,当一个国家、社会,经过经济发展,解决了多数人的物质需要阶段,年轻一辈会有文化价值的转移,改为追逐非物质的生活,要求民主、自由,和对宗教、性别议题的容忍程度会提高。韩国1980年代的光州事件,到本港5年前的占中运动,争取真普选,到今夏的「反送中条例」,经历了5个多月,五大诉求,因政府无积极回应,至今仍未停息。港澳协调小组韩正,对特首林郑耳提面命,嘱咐她与各界对话,改善民生,和致力处理本港年轻人的住屋问题。今年夏天,自反送中条例示威开始,警方除采取不合比例的暴力外,亦拘捕了数千个示威者,其中大部分是年轻的示威者。根据本地调查,大部分年轻人,均不信任中央政府,而主要的要求是争取民主、自由等。可是中共中央对本港全面管治的方针,是注重止暴制乱,处理社会不稳的现象,而非处理导致社会不稳的原因。中共中央只懂治乱世用重典,但不要忘记大禹治水,是着重疏导,而不是建筑堤坝。更令人伤感的,是特区政府只是马首是瞻,跟随中央将本港逐步推向一国一制,而漠视两制的高度自治。可以说,无论特首林郑主办多少场与年轻人的对话会,若不理会本港年轻人的诉求,结果将会是无功而还的。

争民主护法治保人权 促进社会公义

本港自今年夏天,如何走下去呢?本港是大部分港人的家,面对中共中央全面管治本港的方针,港人唯有加强团结,竭力维护港人的核心价值,争取民主政制、普选特首和全部立法会议席,维护法治,保障人权自由,更要促进社会公义,关注弱势社群,和使本港社会持续发展,保护环境等。

另方面,中共中央最好做些调查研究,而较有效的做法,是由特区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探讨本港社会不稳的因素,及提出解决方法。基本上若缺乏真相,是难言社会和解的。最近监警会聘用的外国专家小组成员,也对监警会的权责有意见,认为蒐证和调查权力不足。故此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不可避免的。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曾言,没有调查研究,便没有发言权。相信中共中央和特首林郑,是明白箇中道理的。

港府要独立调查、重启政改

其次,特区政府应尊重民意重启政制改革。笔者强调,本港推行普选特首和立法会全部议席,目的并非推行港独,而是藉此加强特首和立法议会的认受性,以此协调社会利益和矛盾。事实可见,本港回归至今已经历4个特首,包括被认为「最打得」的特首林郑。但政府管治每况愈下,市民信任日益走下坡,近月社会不安情绪日深,移民之声又起,而主因是政治制度不民主,政府缺乏认受性所致。政府要止暴制乱的方针,不是加强警力去打压示威者,如日前用不合比例的武力闯入中大校园,拘捕设置路障的同学,而是进行政治改革,推行真普选。

最后,本港本月底将举行区议会选举。笔者希望政府能中立地推行本月底的区议会选举。本港区议会选举自1982年起,至今仍是和平地如期地进行。本港不同政见人士,不论建制、中间或泛民的支持者,都应有机会行使投票权利。在和平竞争下,让市民行使手中一票,表达民意。

这是自发民主运动 中央不应上纲上线

笔者想指出,本港是开放和多元化社会,不同政见和肤色的人士,均能彼此互相尊重。于困难时刻,港人更应尽量保持本港多元文化。笔者诚意希望,本港市民对已有的文化和制度,珍而重之,而对应得但仍未得的权益,如真普选,则继续锲而不捨地争取。最近的调查显示,纵使特首林郑最新的支持度已经低过20%,支持港独的则只有11%。因此中共中央应关注,是否仍推行高压手段,迫令本港年轻一代,更加走向分离的边缘,抑或尊重中港两地的文化和社会体制的差异,继而落实一国两制的高度自治和生命力。很清楚的,中港关是是互动的,有高度自治、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本港共同体更有生命力,发挥一国两制的特性,亦减少本港的分离主义,反之则加强。本港已有多名年轻人,为本港民主自由付出性命,中共中央实不应将本港社会运动上纲上线,而将之定性为受外国干预的所谓颜色革命,因为这是港人为维护法治和自由的自发民主运动。无论如何,港人会循民主、自由、法治和公义的路走下去,纵使是崎岖一片。港人是不会放弃的。

注:Ronald Inglehart, 1997, Modernization and Postmodernization.

作者是香港大学荣誉助理教授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