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是获奖作品,当年被《收获》杂志社做退稿处理,你对此有何看法?
据说路遥《平凡的世界》初发是在广州《花城》文学杂志社,《花城》杂志社还为《平凡的世界》专门开了研讨会,进行推广。

图片 1

谢邀。就这个议题,说一下个人的看法。

就其《平凡的世界》的内容和作者路遥的艺术魔力,当时投给《收获》,由于编辑自视为大刊编辑,没有放下身段,对新稿做详细审阅,以至于一个优秀作品,被轻易抹杀。

但是,是金子,总会发光,在《花城》刊发后,引起读者关注,而后评为获奖作品。

从这例文学现象,可以想象,为什么“今日头条”,之所以成就到现在如此之势,宽容,爱才,惜才,大力扶植后起之优,是重要一条。

现在一些纸质刊物,之所以有衰退之势,除却网络、新媒体的冲击,而他们对作品、作者的冷漠是分不开的。试想,当作者费尽艰辛写了一篇文章,有的几千言,有的几万言,其至十几万言的文章,投到他那刊去,编缉不仅不看,又的看了不屑一顾,不采用,连一字评论也不给回复,这投稿作者的心里有多难受?到底为什么不采用,怎么努力去写才能满意?

这里再举个题外的例子。有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向社会征联。上联:观音山上观山水。那所征下联,有成千上万的文友投联应征,一次二次三次,奖金从5千元升到二万元,七万元,就说没有征到满意的下联。你说对应征者的这态度,人们能不凉心,疑惑吗?

从上述可以看出,做事,做学问,都要有一颗负责任的心,要宽容待人,热心对人,对人民负责,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负责,这样才能发扬光大,才能赢得读者、作者的信任和赞许!

有一句诗日:

冷眼向洋看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

宽容待人热情奉,

心里无私天地宽。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当年被《收获》杂志社退稿,说明当时的杂志社责任编辑还是负责任、讲正气、尊重毛泽东时代历史真实的、有骨气的文人,不是头重脚轻的、政治上的墙头草。

第一,路遥是政治小说家,《平凡的世界》是政治小说。

当年的最大政治是什么?就是为了“自证改开完美”而“他证毛时代公社化完全错误”。这种片面的、不全等证明和特殊时期及政策失误造成的普遍贫穷和部分挨饿体验相结合,构成了反对毛式社会主义大合唱。当“合唱”成了主旋律,则退稿就成了大逆不道,争鸣和正义之声只能销声匿迹了。所以,英年早逝的路遥倍受同情和尊崇:又是茅盾文学奖又是改开先锋还是什么人物吧,一句话,通过一部不顾完整事实的政治正确的所谓小说,不仅圈粉无数,而且政治上名誉上获利颇丰。

第二,路遥不是社会主义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而是现实批判主义作家;《平凡的世界》不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品,而是现实批判主义作品。

社会主义的批判现实主义,总是要指出社会主义主流选择的正确,要肯定大方向和大多数人,路遥和《平凡的世界》否定了整整一个时代,事实上也否定了党的领导,特别是党的领导必然延续,那个时代的人还大都健在、对过往历程记忆犹新,作家却通过所谓的典型化诉怨(类似于莫言的剜伤疤),给一个时代打上了大大的差号,这不能不怀疑小说的政治功能是不是也太强悍了!

所谓现实批判主义,就是一无是处的现实主义,本质是历史虚无主义,根子还在于不顾真理和事实的功利性政治投机。

第三,路遥是伤痕累累主义小说家,《平凡的世界》是伤痕累累累主义作品,这样的作品只具有半文学性,不必过于迷恋。

关于伤痕文学,我不想多说什么。而到了伤痕累累主义了,我只能对之以“不相信”。

总之,我向当年勇于给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退稿的《收获》文学杂志编辑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意见被否定后的深切的同情。

各花各入眼,无可厚非。

然而,我倒是站在几大文学杂志这一边。我也不认为《平凡的世界》是一本优秀的小说,从文学性的角度是不配上《当代》《收获》的,能在《花城》《黄河》这种次一点的刊物发表,也是高抬而不是路遥迷们认为的低就。

事实上,从《平凡的世界》诞生到现在,《平凡的世界》在文学评论界基本没有地位,口碑只在民间,打个不很恰当的比喻:《平凡的世界》只是下里巴人,跟琼瑶、金镛、古龙的作品类似。

我当年读《平凡的世界》,看完第一本就读不下去了,对宿友说:这充其量就是乡土版的琼瑶小说。

后来,网文兴起,再回想《平凡的世界》,恍然有一种感觉,《平凡的世界》可能是网文的鼻祖之一。

我读《平凡的世界》,文笔粗糙、叙事单一,无文字的美感。情节有生硬的意淫,往往出戏而笑场,而不能让人沉迷期中。

当做通俗读物,可以接受。若是说名著什么,我个人观点只能呵呵,我始终认为:《平凡的世界》获茅盾奖,是茅盾文学奖的耻辱而不是荣耀!

很多出色的作品都被退过稿,这不奇怪。但路遥先生在当时的中国文坛上已小有名气,并显示出不错的创作成绩,路遥先生是陕西作家,他为什么不愿意在陕西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自己的“雄心壮志”呢?

不是每个人都是伯乐,编辑也是人。每个人受个人喜好,文采嗅觉的影响,再加之可能也受政策性导向的诱导,错失菁华。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各人欣赏的角度不同,退稿正常。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天下那么大,总会有知音的。

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平凡的世界》描述的太现实了,该编辑部不敢面对怕当责任

正常,凡人修仙传还几十万字才签约呢,这说明不了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只有一句话。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平凡的世界,退回很正常,沙中珍珠,总是影响一代人的青青,知识改变命运。不了解,不可无知,无畏。

每个编辑都有自己的身高体重取向,每个刊物都有自己的风格,好作品上不了好刊物其实也是正常的。

读者认可了,就是好作品。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